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愚昧的締造者是無知嗎?不盡然。例如當我們第一次置身於言語不通的異國他鄉,撲面而來的所有知識你都會像抓救命稻草一樣緊握不放,那時,對於那個陌生的環境,你徹底無知,但你求知,因為生存的壓力,你會敞開胸懷迎接所有新來的知識,因此你很快就不再無知。而愚昧的締造者常常是知識。當
人們對一種事物有所了解掌握之後,所掌握的知識往往變成高高的圍牆抵擋新概念的碰擊,總是用固有的知識作為標準衡量,不符舊者,立刻排除。但固有的一切並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人們因此失去了一次又一次改善進步的機會。佛陀開示這叫「所知障」,世俗言語也有一個近似的成語「固步自封」。 有一個前蘇聯的故事,說很久以前一個小學圖畫老師在教學生畫蘋果,轉學生尤里卡卻畫了一個像梨一樣的蘋果。老師責問他為什麼把蘋果畫成這樣,尤里卡說在他老家西伯利亞大森林里,一棵蘋果樹和一棵梨樹各自被雷劈去了一半,兩棵樹緊緊靠在一起長成了一棵樹,上面結的就是這種像梨一樣的蘋果。尤里卡的敘述遭到圖畫老師和全班同學的嘲笑,因為沒有人見過甚至聽說過這麼奇怪的東西,但尤里卡固執地堅持著,於是老師把他趕出了課堂,責令他第二天乖乖畫好正常的蘋果,否則不准他再進教室。第二天,尤里卡畫出了令圖畫老師非常滿意的漂亮蘋果,但,在那些鮮艷的蘋果旁邊,老師看見斑斑淚痕。老師開始觀察,發現尤里卡是一個誠實正直的孩子,於是,那些淚痕像針尖似的刺痛了老師的心。老師四處打聽,八方寫信,可誰也沒聽說過梨蘋果。而尤里卡總是在同學們的嘲笑聲中瑟縮到角落,那些場景就像錐子一樣扎在老師心上。終於有一天,老師跳上一輛破舊的長途汽車,來到一千多公里外的國家林業研究所,把尤里卡的畫和梨蘋果的故事一起交給了一位園藝家。偉大的園藝家激動地跳起來,對老師說:「我的確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這種蘋果,回答你的問題至少需要三年,三年後,我會送你一個梨一樣的蘋果!」三年後的秋天,園藝家披著厚厚的塵土闖闖進了老師的教室,他的手裡握著兩個神奇的梨蘋果!原來,園藝家聽了尤里卡的故事,受到極大的啟發,他用了三年的時間將梨樹和蘋果樹嫁接而成功地結出了這美麗的梨蘋果。老師神氣地讓同學們畫下這梨蘋果,而尤里卡的畫上,又一次灑滿了淚痕。 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一個愚昧而揪心的開始,一個智慧而幸福的結局。多可貴的圖畫老師啊!可貴在他終究沒有被所知之障擊敗,沒將自己鎖死在成見裡,而用一顆柔軟開闊的心,真誠地探訪未知的領域,竭盡全力將一個模糊不清的偶然扎進了現實的土壤,為世界增添了新知,增添了溫馨。其實,圖畫老師不對梨蘋果做進一步的努力也沒有人責怪他,除了尤里卡,確實沒有人見過梨蘋果,大家都活在普通蘋果的世界里,只是,尤里卡的心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黑暗,世界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缺少了一份令人驚奇的美麗,更重要的,一種真知灼見,一個進步的契機,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被掩埋,這個領域的愚昧會延續,尤里卡的人生會黯淡,就因為一句「沒聽說,沒見過」,便障礙了所有的燦爛和進取。還好,圖畫老師敞開了心,丟掉了對正常蘋果世界的固執,智慧的光芒便照了進來。

在人類的漫長歷史中,有多少傑出的智慧被固執的愚昧遮蓋,有多少傑出的人被成見葬送。哥白尼說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被燒死,伽利略因為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一個理論而丟掉工作,數不清的宇宙真實被人類的愚癡掩埋,不斷重複搧自己耳光的鬧劇。不要只嘲笑古人,這樣的愚蠢至今仍在地球的各個角落上演,小至生活瑣事,大至社會團體。也不要嘲笑世法,佛弟子並不因為多了解一點六道輪迴的知識多懂了幾篇經文或幾個儀軌就不犯所知障。所知障生起的時候,人不會體察事物的真相,而只著重在如何捍衛固有的一切,就像圖畫老師剛剛看到尤里卡畫的梨蘋果,立刻舉起原有蘋果世界的知識打倒了這只梨蘋果,而不去推敲梨蘋果本身的真實與可能性。人們就這樣被已有的知識害了,自己狹弊了自己。

要打破這種狹弊,拋開所知障的方法只有一個:承認欠缺,自己推倒知障的圍牆。無論是誰,無論何種地位,無論是否學富五車,都得承認自己知識的不足與短缺,畢竟宇宙是無邊無際的。正如三世多杰羌佛所說,從生下地那天開始算,如果活一百年,每天讀一本書,到死也不過讀了三萬多本,而世間的書籍何止三萬,更別說茫茫宇宙之真知了。由此可推凡夫的知識儲量多麼微小,完全沒有理由自以為是,以眼前之區區障萬物之悠悠。

再說到修行人,修行人出家也好在家也好,覺悟之前都是凡人,就像前面說到的,並不會因為懂了一些佛教常識就立刻脫掉凡夫習氣,所知障照樣會侵襲他們的心靈。有很多修行人,因為修了很多年,就覺得自己所了解的佛教知識便是全部,這是很可憐的。比如前不久看到有人反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什麼呢?因為他說他跑西藏跑了很多年,了解到很多藏傳佛教的情況,「真正的金剛乘不是這樣的」。這一下子讓我想起了尤里卡的圖畫老師,看到了言者可悲的促狹。有他這種想法的人應該不止一兩個,因為反對哥白尼和伽利略的人不止一兩個,嘲笑尤里卡的人也不止一兩個,用已知打倒未知從而變得無知的人更多如牛毛。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想因果 想眾生

時常聽到有人說:「某某某升任仁波且了,要當上師了,要趕快去恭喜他!」我總是默然。前日,有人又對我說:「你怎麼不恭喜某某某升仁波且呢?你對他有心結嗎?」我說:「我與他素無冤對,哪來的心結?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恭喜他,又不是升官發財。若他是夠格的仁波且,眾生依止他能夠步向解脫,我要恭喜的對象是眾生而不是他。若他不是夠格的仁波且,將來錯導眾生,等著他的,將是難以窮盡的罪業果報,我心痛都來不及,怎麼能恭喜?」說完,我又不禁長嘆,放眼望去,佛教界到處瀰漫著這類庸風,我的默然倒成了格格不入。

在這個混亂的年代,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仁波且變成了一種世俗職位,四面八方的人都以佔據一個這樣的職位為榮為傲,這三個字已經失卻原有的寶貴和聖潔,充滿了虛榮。得到了,志滿意得,趾高氣昂,想著今後高高在上人前人後的擁戴供養,喜不自勝,還暗忖:這下看誰還敢瞧不起我!想到那些平素敵對的人在自己面前畢恭畢敬,真是難以抑制的揚眉吐氣;有的想盡辦法召告天下自己的這次「人事升遷」,一想到親友臉上的驚喜,心中就止不住的得意,好像光宗耀祖了,連睡著了臉上還掛著忍俊不禁的微笑。而那些垂涎已久卻沒得到這個職位的,躲在一旁一邊數著人家的短處,一邊想:我也不差,誰誰誰說過我前世地位不低,什麼時候,我也弄個仁波且來當!得到了,前途一片光明,嘴上不說,卻忍不住覺得好像打開了一扇通往名利的大門,風光無限,剛開始還算謙虛謹慎,漸漸的,心底的名利之欲佔據上風,雖然個個都不肯承認,但事實上,大家都開始程度不同的拉大旗作虎皮,炫耀自己多麼了不起,搶弟子,爭道場,奪供養,拉幫結派,彼此對立不滿,擴張各自的勢力,其火藥味之濃烈,不比社會職場差,甚至有的連黑道手段也使將出來,哪裡還有半點佛門清涼。比如前不久聽說什麼誰誰誰如果得到了某筆財產就承認他是某某法王,還有什麼生氣護法不幫他的忙,叫弟子去把護法像砸得稀巴爛等等,還比如最近到處有人打著三世多杰羌佛的旗號,或者打著一些藏密大德的旗號,說假話,亂開示,搞壓製,移花接木,甚至巧立名目斂財,如此種種,不一而足。他們為什麼這麼做?說穿了,全都是凡夫想法,要名要利要功德要威風,全都是我執貪念,全都是私欲!

我一直在找,找那麼一種仁波且或法師,我想如那些藏密大德對三世多杰羌佛一樣,被一種超凡入聖的德境證量所感召而生出真心誠意的法喜禮讚,我想要因為這樣的仁波且或法師而感恩三世多杰羌佛和十方諸佛給眾生送來值得依靠的聖者,我想要因為這樣的仁波且或法師而對眾生唱出由衷的祝賀。他也許沒有如三世多杰羌佛一樣完美的五明證量,他也許沒有如三世多杰羌佛一般圓滿的德境,但這種仁波且或法師,在那個所謂榮耀的時刻,在那個所謂榮耀的地位上,純凈、無私、大悲,他始終慚愧,他始終惶恐,他始終充滿悲憐,他心中全無得失榮辱,他隨時檢查自己是不是真正利益了眾生的解脫,生怕耽誤了眾生的成就,他想著因果,他想著眾生,他時刻想著因果而不敢絲毫錯謬,他時刻想著眾生而大悲大勇,智慧菩提!這樣的仁波且和法師,古德中多,現在很少。

想因果

百丈禪師講法,總有一個老人來聽聞,有一次,禪師講完法,別的弟子都走了,老人不走,禪師問他有何事,老人說,他往昔也曾是一位法師,為人說法講經,一次弟子問他:「大修行人落因果否?」他回答:「大修行人不落因果。」就這一句法講錯,導致弟子知見偏邪,招致法師的惡果,先墮落地獄受苦償報,地獄苦受完又做了五百世的狐狸,好不容易修練成人,現在可以人身聽聞禪師講法。他說:「我錯講的那個問題至今沒找到答案,請禪師開示。」百丈禪師說:「好,你現在再向我提出那個問題。」老人問:「大修行人落因果否?」禪師回答:「大修行人不昧因果。」老人恍然大悟,終於脫掉了狐狸身。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就是不可思議

                              文/帆
 遇見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前,以為”不可思議”只是讚嘆性質的佛教名詞,或是日常生活遇上特殊難以理解事情時的一種形容罷了,但是,這一路來,體驗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無上圓滿佛格與五明妙智,讓我完全確認,原來,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原來,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就是不可思議!

 一開始學習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時,便聽一位師兄跟我聊起,”師爺”(上師的上師~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力高強,他說,師爺一修法,冰凍七天的屍體,人當場活回來,這是真人真事,現場都有人證的。從小就喜歡看科學小飛俠的我,除了神奇科技卡通,也偏好柯南這一類邏輯推理節目,聽了這故事,當時雖懵懂無知,在心中並沒有負面評價,以向來”搞笑”的反應,哇了一大聲,覺得這還真像是看”卡通影片”一樣神奇有趣,大大激起心中的好奇,從此,展開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不可思議探索之旅!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日報)旺扎上尊展顯金剛力在聖蹟寺提起千斤攔殿金剛杵 – 有神通也開不了現量伏藏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90103號)

        世界佛教總部於2019年1月14日所發的公告(20190101號),對佛教徒們以下提問的原則性質已經講得很清楚了,但有人還再來諮詢,今就所問,特精簡告知。首先大家注意,在很多佛教知識論學上,都提到“勝義”和“世俗”,那是屬於一種知識分解類別性的用句,而不是我們列出的“勝義”和“世俗”的概念。現列出的“勝義”、“世俗”是聖與凡、是直接解脫成聖與勤行修持而求解脫的不同性質。

 

一、所指本尊不是任何聖德上師,而是虛空的佛菩薩。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二月初六

第三十五道答案:

 

     沒有到金釦段位,還在藍釦段位範圍內的為師之人,是能教人的,但必須拿128條知見去應證,除了三段或更高金釦的大聖德之外,一段金釦、二段金釦的聖德,也要拿128條知見去應證,看這位為師者的知見是否正確,是否屬於邪惡見,乃至凡是懂佛教知識而又不落入128條知見的任何人都能教人,如果確實已經落入128條,嚴重者,只要是教人絕對就會把人帶上邪惡道上去的!!!三段金釦屬於大聖德,是不退地菩薩了,祂們有時嚴肅行持,時而遊戲三昧,因此難以判別,比如瘋子喇嘛依西揚嘎,又比如日古溫波仁波且的兒子,及旺扎上尊,有時行持怪異,難以分辨。望大家千萬小心防止偽假之師誤害你們終生,墮入三惡道中,受盡痛苦,為了自己的福慧圓滿解脫成就,請大家反覆多次讀懂這份聖德們的回答吧!另外有人提出,除了古佛寺,都不要作供養捐贈,說其他寺廟和住持者沒有加持力,供養不會有功德,這種說法是錯誤的知見,而正知正見應該是,其實無論是什麼寺廟或個人,只要是捐贈給行正確的佛事、乃至做一切善事的機構,都是有功德的,甚而善意的唸一句佛號、慈悲一眾生,都有功德,但是功德確實是有多少高低不同的差別,如果供養釋迦佛陀一碗飯,那功德就太大了,反之供養的是一個活佛或法師,怎能與供養釋迦佛陀的功德相提並論呢?可是供養世尊談何容易,要看你有沒有這個緣起,萬法都得有緣而生。如2016年11月14日中午十二點半,在匈牙利布達佩斯,那是非常寒冷的一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與隨行人等,參觀完風景後,走到停車處,馬上要上車離開到第二風景區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突然轉身向高處的山頭走去,金釦聖德、善知識及人非人等,大家也就趕快跟上,導遊說:「上面沒有風景,不好看。」南無羌佛繼續走,走到半山,聞到難以忍受噁心嘔吐的臭味,原來地上施了一種長草的臭肥,又冷又臭,可是南無羌佛就是不反轉,繼續前進,真是想不通,大家都把鼻子摀住,七嘴八舌地說:「太臭了!」導遊說:「不好受!我們回去吧!」南無羌佛好像沒有聽到,繼續前進,大家只好跟著佛陀往上攀,快到山頂時,臭氣全部都沒有了,佛陀停了下來,這時看到一對白人的青年父母帶著一乳幼小男童,年約一歲左右,叉著腿顫驚驚走了幾步,走到南無羌佛面前,臉笑開了花,非常歡喜,欲彎腰下去,結果站不穩,順勢倒坐地上,用他自己的手,捧了一把泥沙,伸手供養南無羌佛,南無羌佛為其摸頂授記,隨行人等見此狀,震驚吐舌,當下發大清淨之願,我們相信這小孩就具有捧沙供佛特大的聖因緣,雖然無財物供養佛陀,而只好就地捧沙供佛,其純淨的心境功德絕對無量,如果無緣,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就不會在已經參觀完景點後,決定上車離開的那一刻,突然轉身走向一個沒有景點、沒有遊客去的山頂,當時大家一頭霧水,想不明白好景點等著不去看,來這裡幹什麼?有一善德說:「我明白了!原來佛陀是來接受乳童捧沙供佛的,這一事件正與釋迦牟尼佛受童子捧沙獻佛同一緣相哦!」南無羌佛說:「你不可亂猜妄評,我是一個普通佛教徒,有什麼資格與釋迦佛陀品列,我除了修行,就是慚愧,我哪有本事知道會遇上這乳童,這就是一個偶然的巧遇罷了,不要把這事說神誇大了。」你們相信這是巧遇嗎?為什麼好的風光點不去,偏偏要到這個很長一段路而且沒有風景點、又冷又臭的高處呢?只有白癡才會相信這是巧遇,我們所說沒有絲毫誇張,完全是隨行眾人親見的事實,佛陀太無私、太自謙、太聖潔了!不愧為正覺無量之如來!也許你們會認為這就是聖潔嗎?不錯,在這鐵的事實面前,南無羌佛沒有說自己是古佛降世是專程來接受童子捧沙供養的,反而說自己是普通佛教徒,是偶然巧遇的,這樣的崇高光明之德還不是聖潔嗎?其實豈止是聖潔,那就是無上正等正覺的佛陀!不要說南無羌佛五明的高度是佛史無雙、佛降甘露印證《藉心經說真諦》是佛陀說的法,僅就大家看到羌佛的紅珊瑚色佛陀真容顯現如太陽放光照得人睜不開眼、眉間白毫異變長短多少、放光加持等等佛陀特有的三十二相,這就是鐵證如山的佛陀,南無羌佛把一切好的都說成他人的,而把他人不好的都撿來自己擔負,相反,有的人本來就是凡夫普通人,卻八方噓吹冒充聖者,把與他無關的、光彩的,都歸功於他自己,這種人太低級、太邪惡了。南無羌佛還把自己發明創造、中國衛生部批准為第一號的「雄力育髮液」(髮必生),讓人私吞霸佔了三十年,還揹黑鍋讓人誤認為是拿了錢給南無羌佛,要不是今年霸佔者顯露私惡心態,大家還認為南無羌佛只是佛史上唯一不收供養義務服務大眾,卻根本沒有想到佛陀的無私不貪,光明佛境,竟然超越了自己發明創造該得的財富都無執念,有誰得到了如此崇高的聖境呢?拿走三十年沒有給佛陀分文,而佛陀沒有一句怨言,南無羌佛的不為名利無私無貪,自謙平等利眾,關心他人勝於自己的崇高光明德品事蹟,至少幾本書都寫不完,我們在收集整理中太多實例了,只能說善境佛覺祥光太震撼了!太震撼了!太感人了!祝大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修成大道力,開敷大智慧,早證上菩提,福報昌隆久無量!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90102號)
巨大聖蹟昨天在將建立的佛教城聖天湖上展示

 

    昨天艷陽高照,突然接到報告說,聖天湖的地下河上面的河床上,出現從南到北的巨浪奔流,水大得無法想像,河岸的寬度類似於長江,顏色猶如多瑙河,碧藍色,巨浪飛奔,水流湍急,很多人不知所措,十分驚駭,到底要發生什麼狀況,未可料知。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當時說:“你們不要擔心,不了解狀況,這是大吉之兆,對聖天湖該修房建寺的地方、對人所居之處不會有任何損傷,聖天湖泊中的水也不會被侵入。現在唯一是要告知佛教總部,總部要修寺廟在那裡,要派人去把聖跡攝下來。”我們問為什麼叫聖蹟?南無羌佛說:“去年就告訴過你們,聖天湖是一個聖地,聖天湖地下有一條從南到北的地下河,寬如長江。當時有邪惡妖人誹謗說我們是造謠,為此,有人拿出了科學依據,告訴他們聖天湖地下確有世界上唯二的兩條從南到北的地下大河中的一條。也給他們講了,地下450英尺以下的地方會有水晶湖泊、晶體寶石,他們這些業障之人怎麼會相信我說的話呢?他們被黑業障住,連科學都不相信。你們想一想回答我:為什麼今天這條乾涸多年、在地下河上的河床會突然碧水奔流、巨浪掀波?這是為什麼?猶如千里江濤,一洗北下,到底是什麼聖潔因緣能使它這樣?”這時一位上尊對佛陀回答說:“這是否是天河之水湧入地下大河,匯聚地穴之河?這確實是龍天護法歡慶讚歎之舉,從科學見證,幾十年來沒有水流的乾河,竟然成了大江奔流,其原因是2019214日,聖天湖所在的城市Hesperia市為了討論聖天湖是否應該修佛教城、分割土地來為各大教派建寺修城的決定,特地召開公聽會,結果,當天公聽會一致表決同意分割土地修建世界佛教中心城,龍天護法甚為歡讚!”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二月初五

第三十四道答案:

        你們說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西藏密宗,這實在是錯誤的理解,太不了解佛陀的概念是什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佛陀,不是祖師派別的這一宗哪一派的法祖,羌佛弘揚的是如釋迦佛陀一樣完整的、沒有任何祖師派系觀點的佛教佛法。2017年社會上個別邪惡之人,誣蔑毀謗第三世多杰羌佛,把第三世多杰羌佛告到了法庭,世界佛教全球的最高機構法庭,於2018年003號在終審中得出結論,所檢舉揭發控告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事由都是編造出來的,判決書中定性:「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理與釋迦牟尼佛的教理同流體系,屬於純正的佛教佛法。」正因為羌佛是純正的佛教,不是某一宗派的教法,因此才受到世界各大宗派的法王活佛一致認證附議是佛陀,也是兩千多年來佛教史上被唯一認證的,佛陀是整個佛教的最高掌持者,而不是單一屬於哪一宗派的大法王。如果是哪一派的大法王或活佛,都會歸屬於哪一派來認證,而不會由各宗各派的領袖和攝政王們都來認證,對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認證就等於無論哪一宗、哪一派都認可尊奉南無釋迦佛陀一樣,釋迦佛陀不屬於哪一宗哪一派,就是整個佛教的佛陀。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十四號來函印證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回覆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剛剛接到世界佛教總部的諮詢,說有人發出成立“護持如來正法基金會”的倡議書,問我們是否知道此情況。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求證者們的提問 

 

農曆二月初三

第三十二道答案:

 

        佛堂有很多種,以恭敬之心建立、開光,屬於普通佛堂,並不是符合建堂法規的正法佛堂,正法佛堂與開光佛堂無關,正法佛堂是鐵定召天龍八部護法入了位設的供,因此設有正法佛堂的人,會受天龍八部護佑。注意:正法佛堂不是內密壇場,符合法規的內密壇場,必須是巨聖德、大聖德才能建立,初級聖德或高僧大德都建立不了,如果高僧大德都能建立內密壇場,佛菩薩世界就不正常了,就不需要有大聖德、高僧大德的區別了,但社會人士往往誤把修持有道的法師和聖者,都概括為高僧大德。無論是聖德還是高僧大德,都必須要受過建堂內密灌頂接承建堂法的建堂師才建立的了符合法規的正法佛堂,該建堂師持有接受建堂內密灌頂時的三色金剛繩和四天王內壇殿,專業建堂師並不一定是高僧大德,可是必須由建堂師設建才能召供菩薩聖眾,據我們清楚知道,旺扎上尊和另外上尊、玉尊,能作建堂師灌頂、傳建堂法給建堂師,但目前根本不可能為建堂師灌頂傳建堂法,因為沒有內密壇場灌頂傳法,就算有一天灌了建堂頂,受灌頂的那位建堂師也不能犯戒的,一當破戒,天龍八部則不再應召,破戒的建堂師,從此就失掉建堂道力了,但不影響之前所建的佛堂。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認為,正規佛堂確實應該由懂法規的人來建立,但是如果都得由建堂師去建佛堂,而很多人都找不到建堂師,佛教徒們就不設佛堂了嗎?這並不利於學佛,因此羌佛認為已經設有佛堂的人,哪怕只供阿彌陀佛、觀音菩薩也是很好的,關鍵在於行善離惡,以做好人為基礎而深入修行,等遇到建堂師的時候,再請建堂師去重新作法如規改換安置,這是可以考慮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明確說了,祂不傳建堂師灌頂的法,因此想學建堂法的人不要找羌佛。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