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拉珍聖德 – 想因果 想眾生

時常聽到有人說:「某某某升任仁波且了,要當上師了,要趕快去恭喜他!」我總是默然。前日,有人又對我說:「你怎麼不恭喜某某某升仁波且呢?你對他有心結嗎?」我說:「我與他素無冤對,哪來的心結?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恭喜他,又不是升官發財。若他是夠格的仁波且,眾生依止他能夠步向解脫,我要恭喜的對象是眾生而不是他。若他不是夠格的仁波且,將來錯導眾生,等著他的,將是難以窮盡的罪業果報,我心痛都來不及,怎麼能恭喜?」說完,我又不禁長嘆,放眼望去,佛教界到處瀰漫著這類庸風,我的默然倒成了格格不入。

在這個混亂的年代,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仁波且變成了一種世俗職位,四面八方的人都以佔據一個這樣的職位為榮為傲,這三個字已經失卻原有的寶貴和聖潔,充滿了虛榮。得到了,志滿意得,趾高氣昂,想著今後高高在上人前人後的擁戴供養,喜不自勝,還暗忖:這下看誰還敢瞧不起我!想到那些平素敵對的人在自己面前畢恭畢敬,真是難以抑制的揚眉吐氣;有的想盡辦法召告天下自己的這次「人事升遷」,一想到親友臉上的驚喜,心中就止不住的得意,好像光宗耀祖了,連睡著了臉上還掛著忍俊不禁的微笑。而那些垂涎已久卻沒得到這個職位的,躲在一旁一邊數著人家的短處,一邊想:我也不差,誰誰誰說過我前世地位不低,什麼時候,我也弄個仁波且來當!得到了,前途一片光明,嘴上不說,卻忍不住覺得好像打開了一扇通往名利的大門,風光無限,剛開始還算謙虛謹慎,漸漸的,心底的名利之欲佔據上風,雖然個個都不肯承認,但事實上,大家都開始程度不同的拉大旗作虎皮,炫耀自己多麼了不起,搶弟子,爭道場,奪供養,拉幫結派,彼此對立不滿,擴張各自的勢力,其火藥味之濃烈,不比社會職場差,甚至有的連黑道手段也使將出來,哪裡還有半點佛門清涼。比如前不久聽說什麼誰誰誰如果得到了某筆財產就承認他是某某法王,還有什麼生氣護法不幫他的忙,叫弟子去把護法像砸得稀巴爛等等,還比如最近到處有人打著三世多杰羌佛的旗號,或者打著一些藏密大德的旗號,說假話,亂開示,搞壓製,移花接木,甚至巧立名目斂財,如此種種,不一而足。他們為什麼這麼做?說穿了,全都是凡夫想法,要名要利要功德要威風,全都是我執貪念,全都是私欲!

我一直在找,找那麼一種仁波且或法師,我想如那些藏密大德對三世多杰羌佛一樣,被一種超凡入聖的德境證量所感召而生出真心誠意的法喜禮讚,我想要因為這樣的仁波且或法師而感恩三世多杰羌佛和十方諸佛給眾生送來值得依靠的聖者,我想要因為這樣的仁波且或法師而對眾生唱出由衷的祝賀。他也許沒有如三世多杰羌佛一樣完美的五明證量,他也許沒有如三世多杰羌佛一般圓滿的德境,但這種仁波且或法師,在那個所謂榮耀的時刻,在那個所謂榮耀的地位上,純凈、無私、大悲,他始終慚愧,他始終惶恐,他始終充滿悲憐,他心中全無得失榮辱,他隨時檢查自己是不是真正利益了眾生的解脫,生怕耽誤了眾生的成就,他想著因果,他想著眾生,他時刻想著因果而不敢絲毫錯謬,他時刻想著眾生而大悲大勇,智慧菩提!這樣的仁波且和法師,古德中多,現在很少。

想因果

百丈禪師講法,總有一個老人來聽聞,有一次,禪師講完法,別的弟子都走了,老人不走,禪師問他有何事,老人說,他往昔也曾是一位法師,為人說法講經,一次弟子問他:「大修行人落因果否?」他回答:「大修行人不落因果。」就這一句法講錯,導致弟子知見偏邪,招致法師的惡果,先墮落地獄受苦償報,地獄苦受完又做了五百世的狐狸,好不容易修練成人,現在可以人身聽聞禪師講法。他說:「我錯講的那個問題至今沒找到答案,請禪師開示。」百丈禪師說:「好,你現在再向我提出那個問題。」老人問:「大修行人落因果否?」禪師回答:「大修行人不昧因果。」老人恍然大悟,終於脫掉了狐狸身。

文章標籤

花壇聞法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